【秦时/颜良】庄生梦

章一·项伯夜访惹前尘 桑海旧事梦南柯

张良一直知道,自己的记忆是不完整的,就像是广阔平原突来的断层,每每思及某处,再向前看时便是茫茫一片,烟笼云绕,不见来路。他不喜欢这种感觉,却又莫名地不愿去摆脱,固执地一如自己掌心的伤,经年过去,却是没有见着好的迹象。

自嘲地摇摇头,张良将漫无边际的思绪收回。

今日项伯趁夜而来,本是想让自己和他一同逃走,不想却被沛公拉去帐内畅谈了半宿。那二人谈到兴处,索性结了连理亲家,以示世代交好。张良一直陪坐在旁,甚少言语,瞧着自家主公一副忠臣赤子的模样,一口一声兄长,觥筹交错之间已是定下了隔日亲自前去拜见霸王之约。项伯也不含糊,临行前再三表示自己一定劝告霸王,这才与自己告了别,融入无边夜色。

沛公此后自是又拉着自己萧何等人商量许久,待再次回到帐内,天空已近破晓,长庚星起,已是一日开始。

张良和衣微闭,本想趁着这空隙休憩片刻。却谁料这一闭眼,满满的经年旧事便纷沓而至。

其实说起如今霸王,张良早已识得。昔日桑海小圣贤山庄内,自己便已认识他。那日李斯拜访,携了公孙一行,辨和终局,那少年牵了一匹白马缓缓而至。眉目清秀,目光炯炯,虽是穿着普通的儒衫,却也难掩那一股子傲然的风姿。也是从那时起,自己便知这少年绝非池中之物。若不是后来天下血色,百书俱毁,苦苦坚守的一丝清净之所也沦为火海,自己怕是还能多了解那少年些许。只可惜……

张良缓缓睁开双眼,素日里波澜不惊的眼眸中竟是染上了少许异样的色彩。若非后来那事,自己与他的师徒情谊怕也不会断得如此干净。

 

桑海,小圣贤庄。

“扬之水,不流束薪。彼其之子,不与我戍申。怀哉怀哉,曷月予还归哉……”抑扬顿挫的读书声从旁侧传来,颜路沿着回廊缓步而行。

盛夏刚至,明晃的阳光渐渐有了灼人的温度。虽说地处海边,却也终究难逃酷暑的侵袭。

学堂的前门大敞,颜路微一偏头,正巧瞧见自家大师兄闭目沉思的样子,就不知他是真的在听那一学堂的读书声,抑或是,颜路低笑,其实自家这大师兄从来不是如表面看去那般的样子。

书声朗朗,似乎已经读到了末尾,“怀哉怀哉,曷月予还归哉……”末了却是沉寂。也不知是过了多久,这才听见伏念故意清嗓的咳嗽声。

果然,颜路摇头,这小圣贤庄不同于世人的又岂止那桀骜的三师弟,世人称颂的儒学大师,其实也是个爱在课堂上走神的大家。

颜路思及此,也不再停留,转身准备去到后院。不想却听得身后有弟子唤道,“二师公,三师公今日回庄了,弟子奉命前来回禀。”

“子房?”颜路眸中微动,“他现下何处?”

“额”那弟子似有难出,颜路转身,瞧得那弟子神色,心下却已猜了个大概。那弟子瞟见颜路神色,不知为何松了口气,这才接又言道,“三师公回房换了衣衫,遇见弟子时似乎又下山去了。”

“恩。”颜路颔首,示意自己知晓,那弟子拱手行礼,这才退了下去。

颜路却是不知道,自己那三师弟这一出去,直到了第二日晌午才见得踪影。

 

却说伏念好不容易下了课,一出门,只瞧得颜路不知所想何事,正一动不动站在不远处回廊之下。课堂内的弟子三三两两与自己告别,伏念条件性地回礼告别,待最后一人也离了课堂,这才踱了步子,端得一手沉着姿态朝那人走去。

“师弟。”无人应答。

“子路。”依旧沉默。

“颜路。”

仿若回神一般,颜路猛一惊醒,这才惊觉自家大师兄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跟前。“掌门师兄。”颜路拱手。

伏念倒也不恼,只若无事地接着说道,“难得见你如此,可是有事发生?”

颜路唇角微勾,只答曰,“子房回来了。”

“哦?”伏念虽说是神色未变,颜路却是听得出他话语中的欣喜,只又兀自压了下去,生生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他多日在外奔波,今日便好生休息吧。明日相国大人来访,切忌不可怠慢了。”

“是。”颜路又是一揖,目送自家掌门师兄几个转弯,消失在了蜿蜒的回廊之后。

 

果然等到第二日,相国李斯带了一大堆人马前来小圣贤庄。伏念颜路等人早早便等候在了门口,可眼见着来客皆已到齐,那人却依旧迟迟不见踪影。伏念脸上有些挂不住,低声向身旁的颜路问道,“子房呢,怎么不出来迎客?”

“额……”颜路此时心中也没底气,昨晚他去张良房中,却发现那人根本没有回来。今日临出门前又去看了眼,仍是未见踪影。可无论哪般,颜路却依旧浅笑回道,语气中全是云淡风轻,“他昨日刚远游归来,今日想必是乏了。此刻……”后面的字未及出口,那人清朗的嗓音已是传了出来。

“此刻,子房已经到了。”遮掩不住语气中的笑意,来人一身淡蓝,镶了暗纹的深色衣据,未束冠,只用一丝带系了额发。正是刚刚伏颜二人谈论的主角,张良。张良眼瞅着大师兄似若无意地看了自己一眼,然后便端了目光不再看自己,“两位师哥好啊。”话中笑意更甚。

明知如今贵客临门,即便伏念再有不满也不会说他,张良眉眼弯弯,笑得仿佛是只狐狸。

颜路在自己心底喟叹,这人将大师兄性子拿捏得太准,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,口中却是轻声叹道,“你啊!”却是连自己也未曾预料到的宠溺之音。

张良侧目而视,笑得愈发璀璨,阳光透过树荫变得斑驳起来,照在那人脸上,却忽的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,“谢啦。”

声音空灵通透,有着青年特有的阳光与不羁,漫过岁月长河,直直抵达彼岸之端。

 ==============

突然扒出来的坑,发现原来的执念还在,于是放出来自娱自乐
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潋滟vi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