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风挑战-颜良

1、自己惯有的文风

世人皆说留侯张良心性平淡,无欲无求,若非还有那两子的牵绊,怕是早已羽化登仙。每每到了这时,陈平便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,梭巡一圈众人,然后摇摇头,满满的孺子不可教也。
他张子房心性平淡?无欲无求?
这话便是传了千百遍普世皆认,他陈平也是不信的。
那人分明就是睚眦必报,执念深着呢。
想当年那灭他家的那谁谁谁,又以及破他国的那谁谁谁,哪一个不是葬送在他手里。
这样一个人,又怎么可能心性平淡,无欲无求。

2、黑暗文风

那是地震后的第一夜。
无星无月,暴雨倾盆。
被中断的电力还未恢复,整个校园里便只剩下零星的几点烛火,摇曳在破败的操场上。
耳畔有声,是歇斯底里了一日的人们仍未放弃的营救,以及那废墟中愈见微弱的呼救声。
学校本就建在山中,进山的小路怕是早已被山洪掩埋。没有外援,也无法突围,整个小圣贤庄便如同一个孤立的小岛,在风雨之中飘摇。
张良早不愿去计算这场突来的灾难究竟会造成怎样的后果,如今依赖仅剩的人力,也只能救出一个是一个。
破瓦废墟,那灾难来的太过突然,太多的学生没能跑出教学楼。不过转瞬,原来五层的高楼便已坍塌地只剩一楼。然后便是哭声叫声,此起彼伏。
……
(发现写不下去了,囧,果然还是不愿写这样的 TAT)

3、KUSO

《三花传》的故事也不知是谁写的本子,这演员的分派也不知是谁使了坏。伏念被迫穿上戏服的瞬间,整个人就只能用杀气腾腾来形容。
“哎,不行了……哈哈……”某个身为罪魁祸首,实也为受灾群众的一员的人完全毫无形象的扑倒在另一个人怀中,笑得张牙舞爪。
顺理成章,秒杀人的眼神转移了方向。
“哎,哎,师兄可别瞪我。你看,我不也穿了么。”说完勉强直起身子,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襦裙。
“子房,”被他猛然一动妨碍了动作的颜路只得出了声防止那人更大的动作,“等我给你梳完发髻。”

4、翻译腔

“我发誓。”张良屈膝跪在地上。
低沉的赞歌还未完全消散,高顶的教堂内还回荡着些许回音。华服的男女列在两旁,神情专注。
洛菲尔并指沾了池中的液体洒在张良头上,口中祝词,低沉絮叨,内容却是不甚明晰。
词过一段,张良便适时回到,“我发誓”。以爱之名,他在心底附加到。台阶之上,洛菲尔神父背后,那个他的爱人正看着他,神情肃穆,但却又含着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(不看翻译文的表示,好难 泪)

5、少女或小清新

“火星合月”的景象重来不是百年一遇。不同于流星雨的浪漫,也不同于月食日食的雄厚气势,火星合月不过是漫天天文现象中并不出众的一环。
然而微风和煦的夜晚,颜路却被人拉着走在蜿蜒的小路上。
五月槐香,月色正浓。风过树摇,刚刚下过一场雨,那满树的槐花便纷纷扬扬洒了一路。
“二师兄,你看。”一旁的人兴致颇好地指着头顶的月亮,笑意盈盈,“可惜不是满月啊。”
颜路不由得好笑,“凡事若都太过圆满了,便少了好多的乐趣。更何况,若是满月,你我可见不着这奇景了。”
“也是。”那人摇头晃脑地看了一阵,却仿佛想起什么,猛地拉了颜路的胳膊,一口气向着山上跑去,“再不上山,我们大概会被大师兄揍成肉渣的。”
颜路摇摇头,却也由着那人将自己拉上山。
月虽有盈亏,却总是在那的。不是么……

6、苏苏苏苏苏苏苏

颜路看那少年,只觉得年少风流,灼华桃夭。或说人间美景,不及这明眸浅笑。

7、一看就有病

【逸世灵虚】:二师兄在么?/可怜
【坐忘无我】:在,子房有事?
【逸世灵虚】:我们明天去洗澡吧。我要在考试前洗的干干净净的。
【坐忘无我】:额,好啊。
【逸世灵虚】:最重要的,要是没有考好,我可以说是考试前洗澡脑子进水了!/握拳
【坐忘无我】:……

8、喜欢的作家(写手)的文风

江隐倦游人,舟飏绝尘喧。
长歌自恣意,况复两契然。

9、向原版致敬

“你啊...”
“谢啦”

(我真的不是偷懒……泥垢)


夹带私货  哈哈哈 →_→  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4 )

© 潋滟vier | Powered by LOFTER